九三学社湖南省委员会
  长期共存  互相监督  肝胆相照  荣辱与共    
   
您的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 正文内容
建立湖南省农村清洁工程长效实施机制的建议
发布时间:2013/5/8 阅读:2058次

建立湖南省农村清洁工程长效实施机制的建议

 

农村环境治理是建设绿色湖南的重要组织部分。当前农村环境脏乱差现象非常普遍,突出表现为农业生产的面源污染、农村生活的点源污染,加之村民环境意识不高,以及政府管理的薄弱,农村生态环境的恶化在许多地区仍得不到有效治理与遏制,并直接或间接威胁到城市的生态安全。我省近年来大力推行的以推动清洁生产、清洁生活和清洁庭院为主要内容的农村清洁工程示范村建设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试点的覆盖面小,目前已经实施农村清洁工程示范村的数量仅占到全省的0.2%,未能覆盖到广大农村地区。当前这种自上而下主要依靠财政临时投入,试点式实施的清洁工程缺乏可持续性。依靠现有的管理方式和政府的有限帮扶,对部分示范村、试点村人居环境的改善是有暂时效果,但无法保证建成项目得到有效维护和持续改善,更无法“广覆盖”地解决全省量大面广的数十万个村庄的环境清洁问题。只要有人居住的地方,就有垃圾及污染问题存在。因此,清洁工程不是一件一劳永逸的事情,建立农村清洁工程长效实施机制,最为关键是建立农村清洁工程持续的经济保障机制。

目前农村公共产品供给机制中,基层政府财权与事权的不匹配主要表现为广义税基(含税收与收费)未能形成与其职能相呼应的清晰、合理的层级配置,也未形成有力、有效的转移支付制度。基层承担着一系列公共职能,却没有稳定的财源支撑。县乡财政受收入限制,无法完成相应的事权;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力量薄弱,无法承担起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的重任。为此,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采取措施:

一、明确各级政府对农村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的帮扶责任

建设公共服务型政府是当今的世界潮流。明确并加强政府在提供农村公共品和服务方面的主体责任,才能更好地实现和保障社会公正与和谐。农民也是国家公民,理应享有与城市居民一样的公民权利,得到均等的公共服务和竞争机会。各级政府应从根本上改变城乡二元社会的思维定式,给农民以国民待遇,以为农村提供与城市居民大致均等的公共基础设施为目标,支持、引导农村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但这不意味着政府对清洁工程的大包大揽。

二、构建为农村服务的公共财政体制

目前省、市、县、乡镇四级政府的架构下,县、乡承担的事权远远大于财权,中央、省市自上而下的转移支付力度又明显不足,县、乡政权事实上缺乏承担全部事权的经济基础和资金实力,无法达到财权与事权的匹配,县乡政府无力有效地支持农村人居环境的改善。要通过深化财政改革,建立覆盖城乡的公共财政制度,在合理划分各级政府的事权与财权的前提下,使财政支出范围以事权为基准,以满足社会的公共需要为目的,调整财政支出结构,增量部分重点向农村建设倾斜,加大预算资金对农村基础设施的投入。同时运用税收、补助、贴息的政策手段,鼓励和引导社会资金特别是工商资本参与农村清洁工程建设。

三、合理分类,突出重点,解决民生

政府公共财政帮扶实施农村清洁工程,改善农村人居环境,重点应解决与民生关系密切的环境问题,包括:不适宜人类居住地区的生态型移民、灾害易发地区(山体滑坡、泥石流、台风灾害等)、水源保护地区、风景名胜核心保护区等各类形式的移民建村(不含工程建设性移民);村内闲置宅基地和私搭乱建的清理;打通乡村连通道路和硬化村内主要道路;村庄清洁能源建设引导;人畜安全饮水和配套建设供水设施;排水沟渠及农宅四周排水小沟;公共厕所、集中垃圾收集与处理设施和村庄内的垃圾集中堆放点;教育医疗卫生和农村基层组织与村民活动场所、集中场院、公共消防通道及设施建设;人畜卫生安全居所建设的引导;农房建设管理与质量安全检查;典型地方特色、民族特色传统民居的保护维修以及环境污染治理和村容村貌整治等。上述情况需从各地实际出发,掌握合理顺序,区别轻重缓急,有重点地帮扶,扎实地逐步、逐项推进。

四、注重增强政府公共财政支持的引导效应

按照存量适度调整、增量重点倾斜的原则,加大对农业和农村的投人,扩大公共财政覆盖农村的范围。注重在政策思路清晰化、合理化前提下,能有效追求和实现政府资金“四两拨千斤”的“乘数”效应,注重抓住机会促成公私合作开发合力,也要注意适当结合规模化经营、农业产业化发展和综合开发,合理促成集体经济力量的提升与壮大,加快农户致富步伐,以提高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的“内生”财力与实力。

五、完善农村公共基础设施投入、建设、运转维护管理

要充分发挥现有制度的作用,同时按照适应新时期新环境的要求,推动管理制度建设和完善。

1.充分发挥村民自治组织作用,促使“一事一议”机制有效运用,保障农民对社区公共事务的决策权。各级政府应明确公共财政支持农村清洁工程的重点领域和方向,提出引导性目录,由村民组织自主讨论决策采取哪一种适宜的方式组织实施。可以整村实施整治,也可以村内分项实施整治。项目选择方式由农民自主选择,联户选择,也可由农民自治组织集体选择,农民自愿投工投劳进行建设。政府按行政或自然单位(单元),整体提供资金支持、实物支持和技术服务支持,既保障了农民对公共事务的决策权,也有利于充分调动农民参与的积极性。

2.改进完善政府资金介入的可行性研究制度和相关决策制度。为使有限的政府资金能够充分发挥其作用,有必要积极推进政府资金介入的可行性研究制度和相关决策制度的改进与完善。应由粗到细,建立一整套项目可行性研究、绩效评估与决策的规章制度,依靠制度的力量减少决策失误,提高资金使用效益。

3.建立政府政策引导与资金扶助项目的全程监管制度。运用信息处理技术与信息网络平台,积极建立和发展完善对于政府政策引导、资金帮扶项目的全程监管、监控制度,从而在运行中跟踪反馈决策的质量和项目实施的质量,并防范可能发生的种种不良行为,做出必要的动态调整和实施有效的资金监督、绩效管理。

4.强调因地制宜的规范化运行管理。相对于建设、整治而言,清洁工程的运行管理更为复杂、更具有长期性,需要建立相应的长效管理方式,而且不同的清洁设施需要不同的运行维护管理机制。能够市场化或部分环节能够市场化的,要坚决引入市场机制;外部市场主体介入的市场化运作有困难的,也要通过村民适当缴费或村集体经济解决管理资金来源问题,积极构建、塑造其中的激励约束机制。例如,自来水供应可由私人承包经营,合同每年一签,水费控制在农民能够负担得起的范围内。

六、开源合流,加大对各类资源和资金的组织整合力度

1.探索在国家财政支持和各有关部门加强协调配合的基础上,整合多头分散使用的财力,形成农村清洁工程建设综合性基金。在积极加大各级政府投入的同时,注重整合现有资金渠道,并大力引导农民以自有资金和人力物力参与建设,提高并注重资金、资源的综合使用效益。要充分发挥县一级地方政府作用,并积极探索通过非营利的中介组织的方式,将各级政府的公共资金直接投放到农村清洁工程建设项目,降低资金使用过程中的行政成本。

2.财政支农资金的具体帮扶,应在规范的决策程序内,基于当地农村建设的通盘规划和依据“指导性目录”来合理决策,同时要求落实来自其他主体的配套资金、资源。在配套资金、资源未落实之前,不可仓促上马,防止“半拉子工程”浪费宝贵的可用财力。

3.积极争取社会资金的支持。农村社区的建设与种植业、养殖业的产业化、规模化,往往可以形成互动、循环关系,并有可能带来吸引企业和外部社会力量介入的机遇与可能链接。公共财政支持、引导农村人居环境改善时,应特别注重发现和扩展这方面的潜能。如建立“农民养猪→猪粪入沼气池提供能源→沼渣入桔园发展果林→果林供游人采摘配合发展农家乐旅游→旅游业发展,增加农民收入,改造人居环境并提升养猪、种果树规模”的循环经济、良性扩展链条,引发了周边城镇企业介入的动机,企业以自身较雄厚的财力和可争取的银行贷款介入,可以使养猪、种果树的集约化、专业化和规模经济程度再上新台阶,并“捎带”式地支持与农村清洁工程有关的基础设施建设与升级改造。应当积极探索、开拓这类农村建设的新发展模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一条信息:进一步加强对湘江母亲河的治理与保护的建议
下一条信息:基于优质生态产业集群视角提升郴州承接产业转移效益的建议
联系地址:中国湖南长沙市岳麓区潇湘中路70号   邮政编码:410006   联系电话:0731-88854324  E-mail:hn93@163.com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湖南省委员会 湘ICP备10000117号   湘ICP备巡查号:06002977号
技术支持:联创互动